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查看: 985|回復: 0

上海早餐四大金剛

[複製鏈接]

9539

主題

1萬

帖子

4萬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46659
發表於 2014-9-20 21:03:26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上海早餐四大金剛


上海人吃早飯最典型的是“四大金剛”。哪四大?大餅、油條、粢飯、豆腐漿。
   
在我的童年和少年時期,早飯吃大餅夾油條是一件奢侈的事情,一般每週或隔週會有一次發生。那是因為隔夜沒剩下冷飯,泡飯做不成,臨時煮粥時間又來不及。爸或媽吩咐我拿上一隻淘籮一根筷子去買大餅和油條。
   
一般來講,小孩一隻大餅一根油條,大人兩隻大餅一根油條。最普通的鹹大餅是3分錢,甜的​​4分錢,油酥大餅5分錢一隻,油條是4分一根。我家人多,算術加法和乘法在這時派上了用場,一路走一路算,記住誰要的是鹹大餅,誰要的是甜的。

00.jpg (互聯網)
   
我一直是在虯江路拐角的大餅攤排隊買早點的。上海街頭的大餅攤每天每時都需要排隊。即將吃上大餅油條的喜悅常常就是在排長隊的時候被消耗掉的。我手裡捏著零錢排在隊伍裡,眼睛看著不讓人插隊,耳朵支著聽前面人買幾根油條。我希望前面人都買一兩根迅速消失趕緊輪到我,如果有人財大氣粗,一下就買8根10根,而且跳過先前煎好稍稍有點冷掉的油條,挑三揀四,那我心中就會升騰起熊熊烈火,用我的大眼睛向他開火。
   
一般流行的吃法是大餅裹油條,一起嚼,而且還喜歡甜大餅夾咸油條。我小時候喜歡吃3分錢一個的鹹大餅,中間有黃色的鹼印,麵粉又韌又松,噴香。而且我不喜歡夾著吃,大餅歸大餅,油條歸油條,這個咬一口,那個咬一口,看著大餅由滿月變成彎鉤,油條一撕二,漸漸變短,延長游戲過程,讓美味殘留。
   
油條起源於宋朝,老百姓痛恨陷害忠臣岳飛的奸人秦檜,讓他入油鍋炸而食之。卻不料,油條那麼好吃,一傳就是千年。油條麵粉的發酵也是很講究,普通人難以模仿,家裡開大油鍋也不方便,只有上早點攤買。
   
看人做油條我久看成精,心裡彷彿有口訣。除了發麵,用那根短棒把兩條麵粉壓攏,一轉,拉長,慢慢放入半條,晃幾下,兩頭一掐,再沉入油鍋……這些技術活,只有靠實踐多操作。我記得小時候去大餅攤學過雷鋒,做大餅油條都試過,最後人家求求我們這些小祖宗思想覺悟不要再高了,請回吧。確實,油條不是想像當中那麼好做,油鍋前站著煎油條也不是好玩的。
   
過去粢飯包油條花樣不多,分放糖和不放糖兩種。豆漿有淡漿甜漿和鹹漿,咸漿複雜一些,放碎油條、蝦皮、榨菜末等等,要結豆腐花必定得放一些醋。現在這兩樣在台灣連鎖豆漿店永和大王裡面都有革新升級版。
   
四大金剛對於我來說,不提沒事,一提便留在大腦皮層內久久揮之不去。那天聽人傳授速凍大餅經驗,隔天爬起來便奔菜場附近尋找大餅。可遠遠看去,原先的大餅店門口豎了幾個花籃,心一沉不妙,果然,變身為素齋麵館了。另尋一家,擁擠,排隊,看到大餅心裡又是一沉,均為油酥大餅,就是以前5分錢一個的“貴族大餅”,只好買,4甜2咸,加兩根油條又加兩杯鹹豆漿。馬馬虎虎了卻大餅心願。將剩下幾個大餅進冷凍箱保鮮,待哪天想念了拿出來用烤箱烤來吃。
   
一天,同事送我幾個名為“馕”的新疆大餅,之前她們買麻球、糖糕都會給我帶一份,一次拿到老虎腳爪,我高興到嗅了又嗅,拍照留念,真是有點做作呢。


作者:一凡
資料來源: 新民晚報 (11 September 2009)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